Swan:

009


门关上后不久,俄瑞斯忒斯中止鼻鼾,像是什么事都没有的起身。


——哎呀呀。居然这么执着,如此惊慌啊。


心中小声冷冷嘀咕道,拿过一旁滚落的酒瓶,手刀切开。


畅饮大半,一个人喃喃自语。


“那么,接下来怎么办呢?就这么回雅典也没意思……”


举瓶大口喝酒的手忽然停住。


皱起粗眉,刚才一刹那捕捉到某种异样感,想确认其存在而开始集中精神。


——……确实是小宇宙。但是模样非常诡异……。


关于冰河的谣传,记起有说过扭曲小宇宙之类的事。那时仅是付之一笑,认为不过是谣言。


即便难以置信,俄瑞斯忒斯还是用超感觉搜索小宇宙的来源位置。


好像没有很远,发现他可能在某个圣斗士支起的结界中。


盖上酒瓶,在地板盘腿端坐。


闭上双眼以类似瑜伽的姿势冥想,为能穿透结界确定小宇宙的位置,酌情把超感觉换成更敏锐的精神统一。


摇摆不定的搜索停止,微弱的旋涡卷起波动。但那个小宇宙简直濒临癫狂一样,异常猛烈。


他身体内部似乎饲有猛兽般,被那个小宇宙引诱着而从久违的沉睡中苏醒。


俄瑞斯忒斯内心骚动不已。


与小宇宙相呼应产生亢奋的精神共鸣,因这前所未有的体验感到极度兴奋,还没看见冰河就能感受胸中高扬的激昂感。


苍白、灾难、美丽。看到如同发狂野兽般的小宇宙——其核心中的人是?


——找到了……!


捕捉到格外强烈的小宇宙正确位置之际,俄瑞斯忒斯的身姿消失在虚空中。






无论当时谁在现场,都不会预料到事态会这么变化吧————。


在青年上方施展技能探索深层记忆的金发男人,发出奇妙叫声,几乎是飞一般逃到远处。


大家震惊的还没有反应过来问怎么回事,立于青年身边的矮个男人忽然全身升起血沫,毫无声息的化作细小肉片散落到草地上。


在肉毯面前,不知什么时候被苍白之焰包围全身的冰河慢慢悬起身子。




010


摇曳的幻焰吹拂金发,冰河轻盈的飞身而起,优雅美丽地如梦如幻。


但是,紊乱金发下闪烁强烈光辉的双眸,还有全身散发出的异样小宇宙,其展露的美丽难以抵消刚才呈现出的丑恶异象。


那双全神贯注的瞳孔中寄宿的只有激烈渴求下驱动身体的杀戮冲动。


神情冷漠的白皙容颜端正整洁得只要看一眼就令人毛骨悚然。


拷问背叛者姓名时被撕烂的衣服缝隙露出绷带。


应该无法动弹的右脚却踩上散落肉片,看到他浑身是血践踏肉片的残酷景象,白银圣衣们脊背一阵不寒而栗。


这种令人作呕的扭曲带状小宇宙,从未听说过。


但全员被年轻的青铜圣衣气势压倒到底有碍白银圣衣面子,率先怒吼给自己打气,巨汉向青年发起攻击。


两个小宇宙之间的激烈冲突震荡周围空气,撼人心魄。


按照常理,从正面接受白银圣衣攻击的青年应该一击毙命。——任谁都这么想。


连续不断的拳之冲击横扫森林树木,被撕裂的新绿树叶在黑暗中飞舞。


青年有没有随之击飞,被巨汉身影遮挡住的后方人员看不到情况。


随意伸出的手掌上包含“气”,青年将攻击者的拳压拨往四方扩散开来,同时紧紧握拳聚集某种力量准备回击。


接着,青年无声地笑了。


异样小宇宙如带状从张开的掌上跑开,模样如蛇般螺旋缠绕到敌人手臂。


上面浮现红色条纹,沿着纹路,整个手臂弹飞开来。


伴着鲜血,手臂上的所有肌肉纷纷掉落,直至剩下骨头,而肉块接着被切成更小的断片。


打个比方,就像是慢镜头播放家畜宰杀过程一类。


近在眼前,看着自己一只手被击落的男人因为剧痛跪下身,青年接住男人负伤后掉落的手臂残骸,然后丢到脚下。


全身被苍白之光包围的冰河,完全无视蹲在脚下的男人,享受地舔舐应该不能动的左手上的鲜血。


“……喂,你做了什么啊……!”


瘦男人歇斯底里地责问同辈。


“不知道……我什么……都没有做……这种事!”


金发男人呐喊着回复。


结界还没有破,陷入半恐慌状态的他们尝试反击。




011


俄瑞斯忒斯以精神移动悄无声息地降临此处,在树下格外阴暗的地方查看情况,因为熟悉的气息而一脸喜悦地笑了。


这里的空气有他最喜欢的味道。


与妖艳美女的体香和美酒芬芳的香气相比,更加让身体发热、内心骚动不已——血的味道。


下意识舔了舔嘴唇的俄瑞斯忒斯,一双漆黑双眸逐渐变成红色。


占据眼神中心的青年身穿血腥与杀意交织而成、闪烁着磷光的奢华绫锻,金色头发和唇角的鲜血仿佛为其化上艳丽的妆容。


——真是令人浑身战栗的美人啊……!


心中陶醉地喃喃道。


夸耀着自身毫无损伤的圣斗士随心起舞,沐浴在他人之血中的身姿,没有比这更美的人了。


没有穿着圣衣的圣斗士们之间的战斗,这般大量流血并死亡的情况重复持续下去是不行的。


其中一个瘦男人接连释放技能,不断地直击青年身体。


青年被向后击飞并摔到树身上,冲击中撕裂的衣服散落一部分绷带。


“太好了!一举解决他————”


冰河利用受到巨大冲击的树弓反弹回来,提高身势飞至空中。


确信胜利而对同伴们高兴地大声宣告的男人头上,闪耀苍白光辉的魔鸟振翅而来,给予无情的死之宣判。


小宇宙一闪。


以此为信号,青年如什么动物般降落于草地,刚才那句话成为遗言的高个男人僵直的身躯升起血雾,肉身纷纷崩塌垒如沙之城堡。


丝毫不存人形,化作片状叠加的肉山,淌下大量血液,在草地上化为红色河流。


注意失去一只手离开战列的巨汉正以青年为目标,瞄准间隙伺机发动进攻,作为小队头领的男人展开长金发并施以幻术。


男子金发远超过原先长度的伸展开,缠绕冰河四肢和脖子並越缠越紧,使他难以动弹。


白皙容貌第一次扭曲,流露苦闷神情。


紧接着,保护青年的小宇宙那疯狂势头有所减弱。


“就现在!趁着他无法动弹,大家一起将其大卸八块!”


“——那家伙可不是水果。”


威压的低声在暗夜森林里回响,宛如一盆冷水浇到因战斗而热血沸腾的全体头上。


循声而至只见黑暗。


“三个白银圣衣对一个青铜圣衣,还被反杀折腾成这般态势,不是比输给暗黑圣衣更露骨的一败涂地吗。啊啊?还有脸高举正义一类夸张的口号,这幅德性,连女神的圣斗士也变得糟糕了。”




012


“闭嘴!!这样偷偷摸摸躲藏起来信口雌黄,懦弱的家伙。现身吧!”


作为对激烈驳斥的回复,愉悦至极的抿嘴含笑。


然后,现在才感受到的强大小宇宙于黑暗中突然曝露,其中心睁开一双鲜红之眼。


月光慢慢照入,声音的主人步出。


确实是人的声音,但他踏着草地信步临近的模样简直如——大型肉食兽一般。


月光下,漆黑的圣衣反射光芒。


遮挡大半圣衣的黑色披风掀开那瞬间,红发男人瞪大双目。


“……这是狮子座圣衣……!黑色的……狮子……你是『希腊的食人狮』!!”


闻声,俄瑞斯忒斯闪耀红光的瞳孔投以一瞥,男人不禁颤抖身子。


“喔……。还是有人知道那个外号的啊。”


四肢依然没能挣脱束缚的冰河眺望形迹可疑的闯入者。


“用这种夸张的外号,不过是躲在幕后的暗黑圣衣而已,还恬不知耻地现身评头论足,离开吧。”


知晓对方是暗黑圣衣的巨汉,轻蔑地抛下这番话。


“你们这帮家伙聚在一起玩弄的那个男孩,是我统领阁下的所有物,所以,还回来。”


“不过是暗黑圣衣还大放厥词!说了要你离开——”


俄瑞斯忒斯的右腕状若随意摆动——然后,黑狮子回归曾经猖獗狂暴的年轻时代,发出如其外号般那想要吃人的死亡咆哮。






一辉凝视在前台收到的房间钥匙,证实了自己的想法。


不知不觉间在口袋中发现,住宿客人以为是恶作剧而交给前台,毫无疑问肯定是冰河放入的。


钥匙上有房间号码,害怕我的房间被什么人知道。


——你在庇护我吗……。


苦涩感涌上心头。


被追兵捕捉已经过去相当长的一段时间了吧。恐怕早已遭受不测,对定下约定却觉得无所谓而没能立刻回来的自己现在仍毫无作为感到生气。


向前台道谢,转身走向酒店总管的办公桌,要求他调查核实这次带走冰河的相关人员信息。


正到半途,忽然,从稍远处感受到某种可怕小宇宙的剧烈波动袭来,接着被其席卷。




(待续)

评论
热度 ( 6 )
  1. 繁尘转瞬瞬息萬變5709872339 转载了此文字
  2. 瞬息萬變5709872339Cygnus 转载了此文字

© 瞬息萬變5709872339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