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wan:

005


一辉拉开椅子站起,并催促部下起身。


“比起下级暗黑圣衣的谣言不如看真货比较好。——这样每次纠缠不休的旁敲侧击就此打住,不管你心里打什么主意。”


“没必要吧。一辉大人喝醉后开始胡言乱语,有点真的生气啦。”


宛如回响于地底般富有魅力的低声,这样哎呀哎呀哎呀的音调激起人背部一阵恶寒。


“住手吧,很恶心啊……假装醉汉的无辜样随心所欲地胡乱发言。”


俄瑞斯忒斯好像很开心地笑着。


“那么请原谅我刚才那番话,但为了破除谣言,把那位高贵的冰美人当下酒菜来消遣不令人感到惋惜吗?”


不相信对方这番话出于真心的一辉投以一瞥,把客房服务的推车放到走廊。


“呼,呵,虽然……吃的有点撑了。但剩下那瓶还是捎上吧?”


拿起没有开封的第六瓶,无声的肯定。


“下到前台结帐退房?”


“不用。都是公司那边一次性付好款的,就这样出去没问题。”


“请见谅——”看到他拿酒瓶折返,桌旁的俄瑞斯忒斯站直身子,黑狮子圣衣响应小宇宙而瞬间着装。


全身穿上黑色狮子座圣衣的这个大块头男人,连一辉也产生不可轻视的威压感。


十二宫暗黑圣衣们大部分都是如此,别说未来,在宣誓效忠后的瞬间发生改变也有可能,不得不随时提防的一帮家伙。但不可思议地是毫不怀疑这个男人的忠诚。


和其他人出于惧死表示恭顺或前往希腊不同,初次面对的俄瑞斯忒斯把他当做迷糊的小鬼头一样语含笑意说道。


“——一直在等候您的降临。”


然后在一辉面前屈膝跪下。


食人狮般残忍凶恶且充满睿智的个性,十二宫最强的暗黑圣衣,据他说是从巴塞罗那的黑暗黑天秤座之妖婆口中得知一辉所在的。


在昏暗的大篷车中以塔罗牌占卦了解周身一切,她将与一辉见面时感受的第一印象,相信都给予了俄瑞斯忒斯相关意见吧。


强大的小宇宙——。


不知何故,还是不明白这个暗黑圣衣的男人。


暗黑圣衣能成为青铜圣衣的伙伴这事从未有人告知,至今依然时常会对这种相遇事件感到困惑。




006


总之,彻底调查了解圣斗士及圣域的那一天肯定会来到吧。


一辉姑且接受俄瑞斯忒斯的效忠。


跟其他人一样都不知底细,但乍一看下,对这男人持有的现实享乐主义很有好感。


忽然兴起给他引见兄弟中的末子,那个活力四射的星矢。


可以肯定,俄瑞斯忒斯只要瞥一眼星矢就会中意那孩子吧。


“你在做什么?”


被他的出声点醒。


“给你指出瞬间移动的目的地。”


伸手覆盖在一辉的手上,俄瑞斯忒斯得到酒店房间的大概位置。


只要通过接触就能如看电视般读取到相关信息,正要开始精神移动的男子,突然提问,


“对了,你的圣衣呢?”


“在呢,放在酒店车库的车子后备箱里。”


“都说过几次,对圣斗士来说圣衣是——”


一辉腻烦地打断。


“并不算是离人很远的地方,不管如何,怎么可能穿成那样在街上走路?会以为是儿童节目或景点秀一类的吧。”


“如果瞬间移动忽然遇上敌人怎么办?没穿上圣衣就做到瞬间移动是黄金圣衣中也仅限几个人能做到的事,那你遭遇的对手可就是完全武裝的圣斗士。要是你能全身而退的话,我就倒立环游地球!”


面对转着威士忌瓶子开始说教的部下,一辉挠挠头一脸吃瘪样。


“总会有办法的吧。”


“万一没办法,我们就要承受失去好不容易得到的首领这个苦头了。”


“如果不想见到那种惨事,就好好地监视圣域。无论如何,毕竟能和爱妻见面,真是一举两得啊。”


被这句话塞住,一下子输掉吵架,拳头不禁颤抖而对方则昂然自得。


“哇哈哈哈哈哈,赢了!”


“做胜利手势得意些什么啊!!”


生闷气的俄瑞斯忒斯一只手扶住一辉脖子。


提高小宇宙,以精神力瞬间移动到另一个地方——。


正如俄瑞斯忒斯所言,除去圣斗士圣衣的顶点·黄金圣衣以外,如果不穿圣衣就不可能做到的一种超能力。


而且,并不是圣斗士中任谁都能做到,而是根据个人的适应性。




007


漂浮感——周围像是被卷入什么般现实的瞬间变化。


宽阔落地窗下透出的街道灯光点亮房间,毫无人气又森幽阴暗。


俄瑞斯忒斯意识到自己的失望,不禁有点意外。


暗黑圣衣统领描绘并执着地要到这里展示的桀骜不驯的天鹅座圣斗士——。


原本以为没这打算,但现在看来自己相当期待和那个男人的碰面。


目前传到俄瑞斯忒斯耳边的冰河传闻,无论哪个都不尽如人意。


可能因为对遭受青铜圣衣挫折的下级暗黑圣衣而言,同样身为青铜圣衣的冰河,掉入一辉的手中并甘愿献出身体沦为性 玩物的处事方法,也是对击败他们的青铜圣衣不可原谅的亵渎与背叛吧。


知晓黄金圣衣秘密的俄瑞斯忒斯对自己的圣衣抛弃了这种情感。


有的只是对暗黑圣衣首领 · 一辉的关心。


一辉亲手捕捉到的俘虏是什么样的男人?带着巨大的好奇心来到房内,屋里却空无一人。


在他身下的一辉喊道。


“赶紧滚开!真重啊,俄瑞斯忒斯你个笨蛋。”


俄瑞斯忒斯穿着的圣衣加上体重超过三百公斤,被夹在他和床之间的一辉怒容满面。


一个坏心眼的想法顿时兴起。


“看来你的天鹅跑了。”


“说什么傻话。大概等得不耐烦,一个人去酒吧了。”


一辉反驳俄瑞斯忒斯,但胸中有股微妙的不安感。


“假如不愿出借的话,你也可以啊。”


什么?正想是否要打电话询问,黑狮子之男的脸越发靠近,几乎呼吸相抵。


顺便一提,一辉被人如此亲密接触会感到高兴只有女性,俄瑞斯忒斯一类的同性除外。


“喂,你这家伙开什么玩笑。”


其他暗黑圣衣的话,只要听到这种满溢凄厉的声音就会飞快逃走吧,坐在他身上这位是唯一的例外。


俄瑞斯忒斯兴起恶趣味,不仅是表情,而是全身全灵演绎怪叔叔般诉说一辉可爱得不得了。


不知不觉间双手来回抚摸一辉的脸颊。


“一辉大人。你好可爱啊,啵一个~”


冲击。


视野里满满全是对方的脸——。




008


自己承认被袭击的瞬间头脑一片空白,不仅浑身汗毛竖立,身体僵硬。别说是惨叫,连一点声音都发不出来。


面对侵袭拼命抵抗的冰河心情,虽然很隐约,但感觉能理解。


自己这般感受和你一样吧。鼻孔挑动着酒的气味心情很坏的改变了。


接着床的碎裂声解开身体束缚。


一辉聚集所有气力,将手插入自己和对方胸膛之间,握紧左拳下定决心,对身上的俄瑞斯忒斯击出一发改变态势。


“——你这个……醉汉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一举掀开三百斤的壮硕身躯,男子跌落床角并发出一声巨响,倒在地板上。


一辉看也不看他一眼,径直走向卫生间。


气势汹汹地扭开水龙头,双手接住流出的水,像小孩子玩水一样反复拍到脸上。


在满足前来回数次,终于把刚才那股难以抹灭的厌恶感减淡后,开始担心不在房间的青年去向。


等你回来一起去吧——冰河这么说过,所以不认为他会一个人这么随意就去酒吧了。


冰河是遵守约定的人。


用毛巾擦拭濡湿的脸。


两足挂床,上身摊地板的俄瑞斯忒斯,整个人呈大字形的高声打鼾。


对他那副过于悠闲自得的模样感到恼怒,设法平复心情,打电话给餐厅。


记得冰河模样的餐厅值班主任确认他九点以后离开了,接着再给餐厅隔壁的酒吧打电话。


但都说没见到类似冰河那样的客人。


慎重起见,还给自助餐厅和地下商店打电话询问,也说没见到冰河。


异常不安。


他出门前,冰河说过什么?


大概记得是——“即便瞬间移动也有可能与敌人突然遭遇,无论去哪都要注意点。”——这样的话吧。


也许冰河那时候,已经在提醒一辉注意敌人的存在,不是吗?


遭遇的可能性很低,但按照这般抽象的暗示追索……。从离开餐厅到回房这段时间,假如敌人和冰河相遇的话。


一辉决定先去一趟大厅。


宾馆发生什么异常事态,情报都会聚集到前台。


如果服务员发现什么细微异状,在大厅处应该也能知晓。


在房间打电话也不会得到更多信息。


不理会睡着的俄瑞斯忒斯,一辉疾步离开房间。




(待续)

评论
热度 ( 10 )
  1. 繁尘转瞬瞬息萬變5709872339 转载了此文字
  2. 瞬息萬變5709872339Swan 转载了此文字

© 瞬息萬變5709872339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