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辉X冰河同人文《PRISONER/囚徒》之八《闇につどい来たりて/暗黑集会 后篇》

Swan:

文:津守时生


翻译:@脾气臭的猫


《PRISONER》第四本只有一篇文:《闇につどい来たりて 后篇》。





001


虽然比白天气温有所下降,但温度仍然很高并令人不快的大城市之热带夜晚————。


闷热晚上的沉闷气息纠缠身体,使得额头和手心不断冒出汗水。


远离来往车辆喧嚣的森林,响彻的虫鸣声带来凉爽氛围。


每个活生生的细胞逐渐腐烂的痛苦——如果有这类痛苦的话——现在,某种苛责遍布冰河全身并肆意引发凌虐般的激痛。


无限并缓慢持续的隐隐作痛,揪紧整个身体,令人想打滚和大叫。


但实际上只是四肢瘫倒在草坪上而已,忍耐着不发出高声呻吟。


夜里看也依然苍白的脸色,坚决地紧闭双眼,皱起眉头,表情纹丝不动。


对他施展自己技能的白银圣衣在持续提高无效后终于停下。


“我不行了,再弄会发狂的。”


“——这样的话,由我来吧!”包围倒下青年的5个影子里,个头最大的男人踏进一步。


作势要撕碎青年一只手臂,全身开始蓄力,建议道。


“其实打折几根骨头对这孩子来说根本算不上什么伤害。”


金色长发的男人用手梳理挡住视线的刘海。“为尽快得到圣衣,青铜圣衣们的锻炼大都被施以濒临肉体极限的强烈打击。积累严酷肉体苦痛的修行者,对痛觉会变得迟钝——”


刚才开始变得越发焦躁的红发男人,他出声打断稳重的柔和话语。


“现在别说这些没用的!处刑是为了从叛徒这抽取信息,不要这么慢条斯理比较好,已经过去一个多小时了。”


虽然其他人不知道详情,但这个男人和冰河之间萦怀心头的遗恨,绝不放过对青年进行拷问的机会。


那个好像鼓动一股纠缠不清的憎恶。


“这小子只有那不自量力的自尊心和黃金圣衣一样。如果不用必杀技的话,不管施加多少疼痛都不会吐出同伴下落的。不要浪费时间,赶紧——”


其他白银圣衣一起哄笑,被称为伊厄拉斯的男人一脸迷惑的止住话语。


小个子也显露嘲笑,


“只不过是青銅圣衣!对这种家伙用上必杀技一类太可笑了。”这么说着,站在一旁模样诡异的瘦男人投以侮蔑。


“青铜小子们的确可以与白银圣衣一争高下。但我们想知道的是,打倒圣斗士并躲藏起来的萨尔娜和魔铃等叛徒的下落。要是不小心弄死他就糟了。”




002


伊厄拉斯紧咬双唇。


虽不了解其他青铜圣衣,但这个冰河拥有凌驾于白银圣衣的实力。曾经在卡妙面前和青年战斗的他最清楚。


圣斗士的顶点·黃金圣衣水瓶座卡妙,作为自己圣衣继任者而培育的冰河——。


从圣域下达必须要冰河参加银河战争抹杀星矢的命令为止,卡妙一直在西伯利亚对徒弟进行严格的训练吧。


有人说黄金圣衣接近于神。


没错,对无意间见到卡妙身姿的伊厄拉斯来说那的确是神,一头青发、穿着流转七色极光的水瓶座黃金圣衣。


他早已结束自己作为白银圣衣的修行,偶遇卡妙时便屈膝恳求他一定要收自己为弟子。


卡妙对这个愿望投于一瞥并嗤之以鼻,以冷酷微笑说道。


“只要一个人就行。在我生命终结前能遇到就觉得很幸运了。”


最后只好以培养弟子实力,请求与对方进行模拟战。


身为白银的自己比不上一个连青铜都没有的孩子……当时遭受此番鄙夷不由激愤难耐,打算在模拟战中扼杀他,结果却是惨烈的败北。


现在依然认为那犹如恶梦一般。


冰河是黃金圣衣卡妙所说的那名“一生只要一个的弟子”。


那句话的暗含意义现在明白了。


——但,这当中无人了解黃金圣衣……。


为了不让黃金圣衣出现不好的传言,大部分都不会公开展露身影,白银圣衣中对自己能力怀有盲目自信的圣斗士很多。


所以败北者会持有不同的视点也不一定呢。


违背圣域的青铜圣衣们有相当数量,前往抹杀的八名白银圣衣也无法打倒的话——。


那么只能确定有什么东西在青铜圣衣们心中涌现。


听说叛徒其中一员的天龙座紫龙,他那名拥有天秤座黃金圣衣的老师没有对圣域宣誓效忠。


天马座和仙女座以白银圣衣为师,不禁对这两人也投以质疑的目光,而这次,魔铃的失踪就坐实了这一点。


有些不安。


必须消弭这个影响,所以一直想着最好把这样的冰河生命早点抹杀。


金发男人侧目眺望依旧不满但是按下情绪的同事模样,


“——但天气这么闷热,跟小男孩比耐力也该适可而止,这番要求提升能力的意见的确有道理。已经没多少时间花费在这个青铜圣衣身上,看来到施展一下技能的时候了,毕竟,我只能这么做……”


 


003


“会变成废人吧?”


“得到必要信息后随你处置,伊厄拉斯。”


单膝跪在冰河旁边,翻开他上身,长头从背上滑落。


黃金之雨流向青年的白皙颈部和敞开的胸口。


它们如有生命的东西一般卷起冰河的喉咙和手臂。


男人的小宇宙通过金色细丝慢慢进入到冰河的精神内部。


然后,冰河漫长的噩梦开幕了————。






两人畅饮加冰威士忌,瓶子一下就空掉,速度非常快。


即便喝得醉醺醺的,体格和力量远超常人的他们在三十分钟后依旧泰然自若地打开第四瓶威士忌。


位于高层酒店的某个房间,将窗外城市的绚烂夜景一览无余。


一辉脑里想着冰河的约定,以防空腹易醉而吃些小菜,看到他这样,坐在对面的俄瑞斯忒斯感到吃惊,也吃菜聊起天。


一开始还是认真的,俄瑞斯忒斯将监视的圣域近况和知晓的圣斗士传闻等统统道出,随着越来越多的酒下肚,话题开始拐到两人性癖这类可疑的话题上,说不定也是没办法的事。


“——所以,当时的女人成了第五个老婆。”


“好吃。你这日子多美。”


一辉微妙的奉承道,不知是开玩笑还是真心羡慕的眼神朝向他。


哈哈哈大笑着一口气将酒饮尽,


“座右铭虽是『酒池肉林』!但往后的人生,事业精进比任何事情都更重要啊。”


俄瑞斯忒斯摆起架子。


“哎呀,不愧是前辈。总觉我还是个初出茅庐的后生。——请再来一杯。”


一辉一副日本新入职员示好的模样,以谄媚笑容给玻璃杯斟满酒。


两个人气色不改,但酒劲差不多该上来了。


 “但是统领阁下。我不太明白啊,那个。”


暗黑十二宫其中一员,暗黑狮子座的俄瑞斯忒斯把客房服务送来的两三枚炸鸡块扔进口中。


“什么?”


“和男人睡爽吗?”




004


一辉正喝酒。


闻言,他猛地呛了一下,岁数较小的首领侧目挑眼望向俄瑞斯忒斯,吃一口开胃菜,再倒上酒,


“虽然只做过几次,但实在太爽啦!先不论容貌特别出色的,当然我觉得女人的身体更棒些。”


咽下食物。


“与女人做的感觉差不多,没啥不方便。”


面上看不到丝毫惊慌失措地干脆道出,搭乘过天狼星号的部下们口中传开的吧,能从问及冰河的话语中清晰感觉到少许敌意。


“咦?”


精悍的容貌微显震惊,下一秒土崩瓦解。“一辉大人,这就是说,抽中了大奖第一名哟。”


一辉再喝一口酒。


“啊——。借给我做做吧。”


“……你喝醉了。”暗暗念叨。


除了这男人以外的人说出这些话,即使在酒席上也一定当场打翻他。


但事关风月就天下无敌、无所畏惧的俄瑞斯忒斯,光明正大地揉捏着撒娇起来。


“借给我啦~呐,借给我可以的吧,一辉大人~”


“如果你把山猫星座塞拉借给我的话。”


“开什么玩笑。哪有把自己老婆借给其他男人的傻瓜。塞拉是我的。”


虽然喝醉,但对这个还是很庄严,而且坚决的宣布。


要是说出OK一类还在那继续唧唧歪歪的话,就算他借口喝醉也一定给予铁拳制裁,一辉得到预想中一样的回复,不禁放心了。


“但天鹅座的冰河不是你老婆吧?”


“我没老婆,但他是最重要的宿敌啊。”


“嗯~哼,被圈养的残废人妖,从什么时候开始称为竞争对手了啊?”


一辉嘴唇笑着,但在辛辣语调下流露冷酷的眼神——。


俄瑞斯忒斯借口喝醉给予猛烈谴责,有点从醉酒状态清醒过来的一辉沉默地回望他。


现在这番话深深刺痛内心。


一直无法逃避、必须正视的这个事实,没有想太多,急于和独一无二的对手再次战斗而给予照顾,这可能只是个人的一厢情愿。


以后也许会很后悔,但是,共同相处的这些日子,冰河是————。


一辉露出非常温柔的微笑。


“因为你不了解那家伙,只要不失去圣斗士的心,是我的对手这点就没有改变。”


俄瑞斯忒斯露骨的打响鼻表示无法接受。




(待续)

评论
热度 ( 7 )
  1. 繁尘转瞬瞬息萬變5709872339 转载了此文字
  2. 瞬息萬變5709872339Cygnus 转载了此文字

© 瞬息萬變5709872339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