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的简单下酒菜(1)【转眼之间2018世界杯限定番外】

轩辕牙晓_世界第一的贱人殿下:

·RT,转眼之间2018世界杯限定食谱番外。CP TAG在标签栏里恐怕打不下所以就先列在这里:冰瞬、星莎、龙丽、辉潘、米妙、蟹鱼迪布、穆沙、童史、撒大艾、小艾魔铃、朱苏。不接受任何CP相关KY,有一个给我滚一个!!


·世界杯期间和自家兄dei皓雪姐微信聊球时聊出的脑洞。时间设定是《转眼》正篇完结时间线约四年以后、青铜之家该结婚的都结婚了而且还没有孩子的阶段。


·老哈有实体的来龙去脉是个漫长的故事,接下来会慢慢透露的。总之现在他是个靠谱的酒贩子酒水商人,并且是Long At Dis的长期供货商。


·全文预计十篇,对应十道菜十场世界杯比赛。


·我大概就是2014年世界杯之后才决心年内将转眼正篇完结的。如今四年过去了,不知道还有人记得那个陈年巨长篇没。

========正文分割线========


1.土豆沙拉



四年一度的世界杯来临,又到了各个大小酒吧最忙碌的时刻。近些年来随着J联盟赛事的发展与远赴海外豪门联赛的本土球员渐渐增加,关注足球的人的确越来越多了,虽然更多关注的无非还是本土国家队或者第二故土巴西队,而对于其他欧美豪门的了解,恐怕也仅限于那么几个出挑的球星而已。
四年前的世界杯期间,青铜之家的成员们跑到北京来旅游。到了夜里不管是工体附近的酒吧还是隐匿于东城胡同中的特色餐厅,室内外几乎无一例外地支起了电视或投影设备现场直播,当然,直播带来的客流量也是相当可观的。
星矢不禁讶异于泱泱大国的百姓们对世界杯的狂热程度,然而土生土长的江西妹子二嫂和好歹有一半中国血统的二哥只是自嘲地笑笑,说了句得不到的自然矜贵。然后紫龙的下一句是星矢你把我那只小龙虾放回去。
彼时瞬看了一眼手机又立刻放下之后猛灌了一口啤酒。冰河连忙问怎么了,瞬直接把屏幕解锁了亮给他看:LINE的私聊窗口里,那个备注名是“Scylla”的家伙在桑切斯扳平了比分之后发了一串极尽得瑟之能事的又贱又得意的动画表情。
(然而两个多小时后这个男人就乐不起来了。巴西不愧是南美霸主,到最后还是用点球三比二的成绩告诉智利什么叫“你大爷还是你大爷”,为此斯基拉着实消沉了一阵子。直到半决赛,日耳曼战车在桑巴军团家门口7:1吊打东道主,斯基拉这才长出了一口恶气。)
……
相比之下,日本还远赶不上大国球迷对于世界杯无差别且毫无保留的热忱。然而酒吧的生意确实比平常能好些,尤其那些有设备可看球的店。
然而,平时生意就不错的Long At Dis却成了六本木酒吧中的一股清流:店里不缺看球用的大屏电视,好喝的酒与好吃的简餐也是雷打不动地有口皆碑。然而就是从来不用世界杯期间有球可看还有打折促销的手段来宣传自己,表面上看起来就和每一个照常营业的酒吧一样平静,仿佛与世界杯的热浪绝缘一般。
对此,酒吧法人倪翔自有一套说法:“何必只为了那一个月的营业额,把我宝贵的员工搞到随时有过劳死的风险呢?”
其实还有一点他没有说,那就是:更何况我的员工当中也有几个看球心切的人呢。
所以世界杯期间Long At Dis的生意虽不至于火爆,但终究还算热闹。热闹到固定班底忙不过来的时候还需要两个就职于诊所的医生在下班之后过来帮忙,当然工资是日结的。
世界杯开幕了。一切仿佛和平时一样,又似乎不大一样。

“晚上好啊~啊咧?你们今天真早啊~”
“哟~小白脸你来了啊!太好了今天能轻松点了~”
刚踏进店门的佐贺和加野一眼就看到了诊所三人组的身影,其中两个人已经换上了工作服,在吧台前做着正式营业前的准备工作。
“啊,佐贺,加野。晚上好,今天开始就请多指教了。”瞬温和地笑着回应。
“喂喂~不要因为瞬来了你就预谋偷懒看球啊,加野。”科尔一边擦拭着金属托盘一边调侃。
“才——不——会——呢,惹毛了人妖的话螃蟹准饶不了我。”加野啧了啧舌,说着就走去了更衣室。
旭从后门进来,抱着一箱子啤酒,“算他有先见之明。头些年酒吧刚营业时这家伙没少因为工作时间偷懒看球和苏芳吵架……啊多谢了,放在那边就行。”
说着旭回过头来向身后推着几箱别种类的酒跟进来的人道了谢。推酒进来的男人个子不矮长相也不差, 半长的黑发在脑后扎成一束,黑牛仔裤黑T恤,后背的布料上赫然印着个很大的白色五芒星,近看还能发现在五芒星中央的两丛橄榄枝之间还镂着一行花体英文:Yours Ever。
“好的好的~冥土多谢[1]~”
之前还会有人吐槽他的发音,然而久而久之,大家也都习惯了。反正这种说法和这家伙拥有实体之前的身份很相称不是吗~
“辛苦了~话说你还是老样子呢,哈迪斯。”
“这话我原封不动还给你,安杜路。”
水蓝色的眼睛不动声色地看了他一眼,以平淡的声音回敬了这么一句后问:“今晚揭幕战好歹也是东道主的首秀,那家伙不来看吗?”
“啊,那家伙啊……”
吧台里“那家伙”的恋人和吧台外“那家伙”的师父同时意味深长地开口。
……
“哈啊?!晚上电台生放世界杯专题所以要比赛结束后才来?!”
换好衣服出来的加野大惊着几乎是喊出来。
瞬点点头,“没办法,工作嘛。”
“说起来……记得冰河之前负责的是音乐节目来着吧?”苏芳凑过来,若有所思地嘀咕。
“黄金周以后改了版,现在是音乐和体育综合的节目了。”
“那还真是够辛苦的啊……”比良沉吟,“俄罗斯和这边有整六个小时的时差,开球就已经是半夜12点了吧。”
“总之比赛结束之后店里一定还没打烊就对了,可是那时候末班车也早就没了吧……”
“没错没错……”
看着比良和苏芳你来我往的对话,哈迪斯强忍着想吐槽“你们是操心儿女新婚生活的老爸老妈不成么”的冲动,走到一边去清点货单。点完这批货之后就可以回去关店了,反正关店之后还是得到这里来喝酒,顺便看球。

天色渐晚,客人们陆续到店。青铜之家的兄弟们携家带口地来了,黄金组的人马也是全得不像话,贵鬼更是领着大学的同学们来凑热闹,辅和开阳两兄弟落座的时候先帮贝鲁提点了杯酒,说这家伙还在加班等他来店的时候再点也不迟。原本胤杰也说要来,可好巧不巧他就是冰河和Dazs今天这期节目的嘉宾,所以只好改天再约。比良在吧台调酒,四个服务生忙得不亦乐乎,瞬则在吧台后的半开放式厨房料理着简餐和下酒菜。原本厨房的工作是苏芳在做的,然而他此刻正在前场照应着客人,于是瞬就接过了他的班,比良调酒工作忙不过来的时候才换到吧台去帮忙。
就这样在热闹的觥筹交错中,12点很快就要到了。正式开球前是个简短的开幕式,当一只巨大的凤凰出现在绿茵场中央的时候,知根知底的常客们纷纷不约而同地向一辉投以关(tǔ)怀(cáo)的视线,这让他很是无奈,瑨也只能轻轻地摇摇头,而后温柔地拍了拍他的肩膀示意别往心里去。目睹了全过程的瞬忍不住蹲下身去,窝在吧台下面偷偷摸摸地笑了个够。
最后还是罗比·威廉姆斯在镜头前突如其来的中指救了场,让大家的注意力没再继续停留在那只凤凰上。奏国歌的间隙瞬从裤袋里摸出手机看了一眼,冰河的Ins上多了一张新照片,正是直播间玻璃最上方精确到毫秒的液晶计时钟,以及玻璃另一边戴上耳机准备就绪的两个人的身影。配字:准备开球!!
球场的观众们山呼海啸般倒数计时,世界杯揭幕战终于正式开球了。瞬顺手在那张照片上点了个赞,之后像下定了什么决心一样地收起了手机,转过头对苏芳说了句:
“借用一下厨房,可以吗?”
……
由于是再基础不过的配菜,厨房的冰箱里经常会备着黄瓜、胡萝卜和冷冻的生青豆。将一条小黄瓜切成薄片后装进保鲜盒撒上盐腌制后,瞬找了一把铁汤匙,用来给洗好的土豆削皮。大概是从开始下厨那阵子起,他就一直不习惯用削皮刀,陈年的土豆也就罢了,新鲜土豆的皮很薄,汤匙稍微用力一刮就能下来,如果用削皮刀的话就太暴殄天物了。
削好皮的土豆带着新鲜的黄白色,清洗净上面的浮皮,瞬将土豆切块后撒上少许盐,简单地拌了拌就放在锅里蒸,同时又拿来另一个汤锅用来煮鸡蛋。两口锅里水汽升腾,趁这个工夫,他开始处理其他配菜。火腿丁切好后关掉煮鸡蛋的火,胡萝卜丁切好后关掉蒸土豆的火。接下来是将冻生青豆煮熟,重新倒了半锅水又加了少许盐,冻生青豆冷水下锅,待青豆在沸腾的水里从暗淡的浅绿变成晶莹的碧绿,他用漏勺将青豆捞进冷水碗后并没有关火,而是将胡萝卜丁倒进沸水里飞了不到半分钟,之后同样迅速捞出过冷水。配菜终于差不多处理好了。
……
说起来,第一次下厨,做的就是土豆沙拉来着。
那时他们五个搬进来也就不到两个月的时间。从搬进来那一刻开始,瞬就总觉得难得一个炉灶齐全的厨房放着不用实在可惜,可是相处了这么久还真没听说谁会做饭,于是在一个极其偶然的契机下,他在一个周末里突然将厨房里里外外打扫干净,然后就去菜场买回了食材,一进家门就直接钻进厨房忙活起来。
他不会和人说起那个偶然的契机,正是冰河说之前在西伯利亚修炼时有一次卡妙因事去了趟圣域,不在冰原期间艾尔扎克翻遍了冰箱只找到了两个土豆和一些其他配菜。艾尔扎克自告奋勇做了个土豆沙拉,虽然有点没熟透,调料也没混得那么均匀,但最近总会突然很怀念那个味道。
……
蒸好的土豆块盛进玻璃碗,加入三勺沙拉酱、两勺牛奶、一勺味醂、适量盐、少许黑胡椒和大藏芥末酱[2],趁热压碎拌匀。再将两枚白煮蛋剥好剁碎,与土豆泥均匀混合。 在家里做的时候如果沙拉酱不够的话,后期他会加点无糖酸奶来混合土豆泥和碎鸡蛋,然而Long At Dis的厨房里没有酸奶,他也只好尽量用牛奶和极少的沙拉酱来调节黏度了。
小黄瓜片已经腌好了,盛出适合的用量后攥干了水分就可以,沥干胡萝卜丁和青豆的水分,再将它们连火腿丁一起倒进土豆泥里。这时他想起刚才给某一桌客人做椒盐玉米粒时还剩下些甜玉米粒,索性也沥干了水分一并倒了进去。这一次搅拌之后就基本上大功告成,只等晾凉之后放进冰箱里冷藏就好了。
将土豆泥盖上保鲜膜放进冰箱冷藏室后,瞬走出了厨房。正赶上俄方前锋切里谢夫第二次轰开沙特的球门,酒吧里的客人陆续惊叹,卡妙咽了一口霜冻玛格丽特,嘴角露出了不易被察觉的喜悦。看来还真像之前在诊所午休聊天时说的那样,对于家乡法国和第二故土俄罗斯,不管哪支球队获胜,他都会很开心。

谁都没料到揭幕战就能打出个5:0,谁也都没料到踢出这种比分的居然是欧洲足坛中相对名气没那么大的俄罗斯国家队。倒是哈迪斯看得感触颇深,上一次沙特在世界杯上遭受如此重创还要追溯到16年前,那时他们的对手是德国,90分钟之内打出8:0这种战绩他本以为只有在足球游戏里才能做得到。谁成想16年后又被另一个战斗民族削成了5:0,想必沙特人民的心情会很复杂吧。
揭幕战当天只有这么一场比赛,终场哨吹了之后多数客人也都三三两两地结账走了。紫龙和春丽白天报社有选题例会,星矢和莎尔拉两位人民教师也是需要早起上班的工种,于是这两对先行回去,剩下的几位常客中的常客也都决定了喝完手里的最后一杯酒再散。黄金组的众人还在议论着接下来的球场形势,一辉揽着瑨的肩旁听了一会儿,之后走开出门透气。落单的瑨干脆在吧台一边坐下来,和正在清洗餐具的瞬聊起了天。不一会儿门外传来了动静,似乎是有人进店的样子。还没等瞬下意识地开口道出“欢迎光临”,加野就抢先调侃了句“可算是下班了啊~怎么飞回来的?”
“同事的顺风车。”冰河简练地回应。
“节目不错啊,我们看球的时候用耳机听完了,比电视台的解说精彩多了。”瑨笑着说。
冰河礼貌地道了谢。瑨起身让出吧台的位子出了门,她知道一辉准是出门抽烟去了。
“吃东西了吗?”
“开播前吃了个胤杰送的牡丹饼垫了垫,然后就没了。”
“这样啊。”瞬说着倒了杯温柠檬水给他,“……稍等我一下。”
冰河点点头,目送着瞬转身进了吧台后的厨房。有那么一小会儿的工夫,黄金组们暂停了聊天,暗中观察着两个后辈的互动。看见经历了7年双向单恋+刚确认心意就迎来了三年多异地恋的两个人而今终于也能默契如老夫老妻一般,前辈们都安心地点头外加会心地微笑,满心“孩子大了不用操心了”的成就感。
很快,瞬端了几个小盘子出来。垫底的圆生菜叶子上,盛着一球之前做好的土豆沙拉。他先把这几盘土豆沙拉摆在黄金组的前辈们面前,然后才拿出剩下的三盘:两盘留给在门外聊天的一辉和瑨,还有一盘另切了圆生菜丝和一小碟红姜片的,轻轻地放在了冰河面前。
“土豆沙拉吗……今天还真想过要吃这个的。”
“是吗~”
“嗯。”
……
瞬还记得第一次下厨那天他把冰河叫下楼来帮忙试味道的情景:两个人面对面坐在餐桌前,冰河只是一言不发地吃着,没有给出任何评语。起初他有一点点失望,回过身去准备清理厨余时,正好瞥见金发蓝眼的少年别过脸去偷偷地擦了擦眼睛。那一刻他在开心之余还有些隐隐地心痛,开心的是初次下厨的成果似乎不赖,心痛的是猜出了他的反应是因为什么。瞬知道安慰之类的话没有用,于是只能假装什么都没发生般轻松地说出这么一句话来缓和气氛——
“……看来是芥末加多了,我下次一定会改进的。”
……
无视了揶揄地说着“能领教到这份意外惊喜还得拜你所赐啊小子”的科尔,冰河双手合十道了句“我开动了”,之后拿起了手边的小号汤匙。他已经不会再问出“你怎么知道我怎样怎样”之类的问题,他也不会再略带哀愁地微笑着回答一句“猜的”。他们已经不需要这种一边试探着问询一边搪塞着掩饰的关系,有一个人懂你终究是件难得的事,这样的话又何苦要追问“为什么你会懂”呢。
有一件事冰河也还没有告诉瞬,即使现在两人的关系已经稳定到了即使同性恋是死罪也会笑着携手上刑场的程度:那年的那份土豆沙拉虽然和艾尔扎克做过的完全不是同样的味道(硬要说的话当然还是瞬做的更好吃一点因为至少全熟了),虽然那是第一次下厨的成果口感还并没现在这样的层次(那时瞬还不知道要往土豆泥里加牛奶的窍门,沙拉酱也明显放得不太够),但是从那天起,他的外食食谱和便利店必买品清单里永远少了一道菜,那道菜的名字,叫土豆沙拉。
只有这道菜,他希望能吃到特定之人的手艺。除了那个人以外,无可替代的,特定之人的手艺。
……
“怎么样?”
“还是一样能让我踏实下来的味道呢。”




1.土豆沙拉—End




[1]正确的说法应该是“多谢惠顾(每度あり-Maido A Ri-)”,然而老哈的发音是“Meido A Ri”,Meido的读音与单词“冥土(めいど)”相同,因此……

[2]大藏(Dijon)芥末酱。又称第戎芥末酱,得名自原产地——法国勃艮第区首府第戎市,是一种法式芥末酱汁。由于制作过程中加入了酸葡萄汁(或食醋),所以口感比日式芥末柔和。

评论
热度 ( 19 )
  1. 瞬息萬變5709872339轩辕牙晓_世界第一的贱人殿下 转载了此文字

© 瞬息萬變5709872339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