艺术嘅嘢你识条铁咩!

一天,沙织小姐召集青铜们在城户宅开会,出席的青铜有星矢,紫龙,冰河,瞬,邪武,檄,蛮,市和那智。会上沙织小姐展示了一幅类似“大卫像”的人体素描画。画中人的身体比例并不准确,头大身小,颈长腿短,透视明显出错。倒是五官有点毕加索的抽象风格。
沙织:我最近在学画画,觉得怎么样?这是我画的,画了一个星期了。
既然沙织小姐这样问,礼貌上必须恭维一下,但这种明显是初学者的画,实在没有什么可取之处。众人正在认真看画,希望能找到一些优点说说时,精灵的星矢开口了。
星矢:太棒了,这种五短身材也能被画成如此气魄,简直是大师级水准。
沙织:对啊!我也觉得模特儿太矮了,正打算换一个。
星矢:嗯!必须换,这个模特儿简直糟蹋了小姐的画技。
沙织:哈哈!星矢果然是个内行人,一看就看出来问题所在。
星矢:嘻嘻!小姐过奖了。
沙织:今天我找大家来,就是想从你们当中找一个人来当我的模特儿,相信大家愿意帮这个忙吧!
众人:⋯⋯
想想要在沙织小姐面前赤身裸体当模特儿,实在尴尬。加上沙织小姐的画技稚嫩,大部分人心里都不太愿意,但又不敢当面拒绝。小部分人倒是有些期待。
星矢:不知道小姐有没有属意人选?
沙织:我想过了,你们都各有优点,我都不知道挑谁好,所以用抽签决定吧。
瞬:抽⋯抽签?
众人七嘴八舌:抽签好⋯抽签公平⋯抽签才不公平⋯我从未抽中过⋯
沙织:邪武,抽签的事就拜托你了!
邪武:小姐请放心,交给我来办吧!请小姐先去享用下午茶。
沙织:麻烦你把中签者带到“雅典娜画室”,先作准备。
邪武:知道,小姐。
沙织走后,邪武拿出小纸条,在上面写上众人的名字。
星矢:邪武,这个搞错了吧!漏了一张。
邪武:1⋯6⋯9⋯没错啊!9张纸。
星矢:你把一辉的名字都写上了才9张,那么你自己那张呢?
邪武:我就不用了。
星矢:呃!为什么?
邪武:因为我这种五短身材会糟蹋小姐的画技,所以当过一次就不用再当了。
邪武狼狼瞪了星矢一眼。
星矢:呃?⋯
邪武把小纸条折好后全弄进纸箱内。
邪武:咳咳⋯好了,现在开始抽签了。
邪武正准备伸手进纸箱去抽签时,突然想起一件事,对瞬说。
邪武:对了,如果抽到一辉的话,请你帮忙联络一下。
瞬:我不一定能联络上哥哥的,就算联络上,哥哥知道是要当裸模,也一定不会来的。
邪武:嗯!要你向一辉撒谎把他骗来大概是不可能的。既然如此就没办法了,依照惯例,如果抽到一辉的话,就由你来代替他。
瞬:呃?怎么又是这样?⋯
邪武:好了!现在开始抽签。裸模人选是⋯
邪武从纸箱内抽出一张纸条并打开。
邪武:这个人是⋯瞬。
瞬:⋯
瞬一副哀莫大于心死的样子。
众人七嘴八舌:果然是瞬⋯只要是抽签就一定是他抽到⋯上次的月宫茶会也是瞬抽到⋯上上次去奥林匹兹山联谊也是瞬抽到⋯海界的人鱼诞祭也是⋯还有极乐净土的妖精诞祭⋯每次回来身上都香喷喷的⋯是的是的,那香味几天都散不了⋯
瞬小声咕噜:你们以为我很想去吗?⋯

紫龙拍拍瞬的肩膀,对他笑一笑。

邪武:瞬,你实在是太有抽签运了,你知道“雅典娜的画室”是一个怎么样的地方吗?
瞬摇摇头表示不知道。
邪武:嘿嘿嘿!!!“雅典娜画室”是我为了沙织小姐画画而新设的工作室。里面除了作画所需要的工具外,还有4D投影和各种不同的道具模拟不同场景,是我的精心杰作。只是,汝之蜜糖,彼之砒霜。对我来说是天堂,对你来说就是地狱吧!
邪武一脸阴森盯着瞬,两眼就像月黑风高隐藏在树林里的饿狼,闪耀着饥渴的欲望之光。
瞬正视着邪武双眼,冒出冷汗。
此刻,冰河正式把邪武锁定为“情敌”。
瞬:邪武,我看你是得了青光眼。跟我去医院,我帮你检查一下。
瞬想拉邪武走,但被邪武甩开了。邪武揉揉眼睛,回复正常表情。
邪武:没事没事,刚才有点激动。
冰河:嗤!
瞬:没事?
邪武:没事,真的没事。对了,我刚才说到哪里?啊!说到“雅典娜画室”对你来说就是地狱!
冰河:听起来很好玩的样子,就等我代替瞬去“雅典娜画室”当裸模吧!
冰河想模仿一辉当年代替瞬去死亡皇后岛的方式,为瞬解围,顺便在“情敌”面前表现一下。
瞬:冰河?
邪武:你别胡闹!签是瞬抽到的,怎么能让你去?
冰河:你刚才也说了,如果抽到一辉,就由瞬代替。既然瞬可以代替一辉,为什么我不可以代替瞬?

邪武:那是因为一辉不在场的关系。如果让你代替瞬,就变成公然造假了。
冰河:有什么关系?抽签造假早已是城户家传统了。
邪武:传统?什么时候变成传统了?
冰河:由一辉代替瞬去死亡皇后岛时就开始了!这传统已经有N年历史了。
邪武:那是N年前的事了,我绝不容许这种事再次⋯呃⋯
一片凤凰圣衣的羽毛突然飞来插在邪武面前的桌上。
瞬:哥哥?哥哥你终于来了。
一辉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站在门口。
一辉:不是说要开会吗?雅典娜还未到吗?
邪武:早就散会了!迟到王!
一辉:散会了吗?哪你们还留在这里抽什么签?。
那智:一辉你知道吗?瞬又中签了。
一辉:很正常,瞬不中签才是新闻。
瞬:⋯
一辉:好了好了,不要垂头丧气的。(摸摸头)说吧!这次是要帮大叔大妈斟酒,还是要帮御姐萝莉斟茶。
瞬:⋯
瞬没有回答,头垂得更低。一辉看得双眉紧蹙。
一辉:不要告诉我又要帮人鱼和妖精免费接生。
瞬:哥哥,我还有事要办,先走了,再见!
一辉:站住⋯我刚才明明听到你们说我去死亡皇后岛的事,你们是不是有什么事瞒着我?
冰河:是这样的,邪武说这次是要瞬去地狱。
一辉一把揪起邪武的衣领。
一辉:臭小子你是活得不耐烦了吗?
邪武:不不不⋯不是去地狱,是去“雅典娜画室”⋯
一辉:去那里干嘛?
邪武:去给沙织小姐当模特儿啊!嘻嘻⋯嘻嘻⋯
冰河把“大卫像”的画递到一辉面前。
冰河:补充,是当裸体模特儿。

一辉:什么?

邪武:等等⋯哗⋯

一辉当场把邪武烧秃了。

一辉:瞬,走。跟我去见雅典娜。

评论 ( 6 )
热度 ( 15 )
  1. 繁尘转瞬瞬息萬變5709872339 转载了此文字

© 瞬息萬變5709872339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