暮然回首 (3)

白鸟真凤:

为啥(2)没出就出了(3)呢?嗯,因为(2)被光荣了嘛。AO3 的邀请还有一阵子才能到呢,大家先看更新吧。不看2也不影响阅读 :)


--------------------------


       一辉突然打断了这个荒谬的念头。自己在想什么呢,瞬是他的兄弟,是他的战友,是他从小时候起就愿意用性命来守护的人。支持自己从地狱里爬出来的信念,不就是为了保护瞬吗?


       定了定神,他不让自己去继续想下去,而是专心帮瞬脱下圣衣。


此处省略   好几千字


“瞬。”他的动作愈发温柔,轻轻地抚摸着弟弟绝美的脸庞。希望能唤回他的意识。“你知道自己有多美吗?”一辉喃喃地说道,他哆嗦着亲吻阿瞬长长睫毛下柔嫩的肌肤。“上帝阿,你知道我不相信你的存在,但现在我却觉得我像是个罪人。”


“我,居然被自己的亲生弟弟迷惑了。”


但此时,一辉只能听到自己的心脏重锤击打般地的跳动声,他身体里的每个细胞都在疯狂地尖叫,要让已经被逼到极致的愿望得到满足。另一方面,他却觉得自己浑身上下没有一处能够动弹,似乎被看不见的绳索绑得结实。两股力量在他的心里激烈地交战,他本人却像是石化了一般,一动不动。一辉就这样楞了好一会,才突然一个激灵回过神来。他迅速地扯过被褥掩住了阿瞬的身体,脸上的表情变得非常不好看:“你在外面鬼鬼祟祟地呆了多久?”


随着一声轻蔑的冷笑,有人从房门外走了进来。来人向来脸庞上就时清冷的表情,此刻瞅着一辉的眼神更是冷到了冰点,只有脸上一抹不正常的红晕暗示着他也怒意正胜。 


 


“我鬼鬼祟祟?那你这些勾当又算什么?”说话的正是冰河,他的声音也是要冻成冰了。“如果你不是察觉到我在门外,恐怕早就做出更过分的事情了。”


 


冰河脸上的表情冷若冰霜,但是心下情绪却是火山般爆发了。他的性格本来就高傲疏离,向来对人对事都有一分怀疑。此次一辉突然洗心革面,是在是太突然了而不能让他信服。亲情对于阿瞬来说就是最有说服力的证据,但冰河担忧这种重情谊的性格会让他陷入危险。于是在众人散去后,他放心不下阿瞬,便趁着一辉不留神尾随而至,屏息在窗外探听。没想到一辉虽然没有对阿瞬不利,但却闹出这放荡形骸的一幕来。看到一辉吻上瞬的一刹那,冰河只觉得自己心里像是燃起了地狱里才有的熊熊业火,而头脑里的酒精让这火烧得更旺。他不是鄙视他们兄弟间荒唐,反而是恨不得立刻能把一辉从阿瞬身边拉开,再用西伯利亚的风雪把这个家伙冻死,再也不让他再唐突阿瞬一分一毫。怒意一起,他浑身的小宇宙就不受控制地燃烧起来,这才让一辉发现了踪迹。


 


一辉的心情也好不到哪去,他本能地直觉告诉他,这个面前像天鹅一样骄傲的半大小子,站在这里指责他的理由很有可能不是出于道义。战士的直觉告诉他,这是丛林里的另外一头猎豹,正在挑衅式地踏入他自己猎食的场所。一辉并不畏惧一战,这要是在以前,这个嚣张的小子一定已经用鲜血为自己的鲁莽付出了代价。而现在,一辉已经决定为了阿瞬要和其他人成为伙伴。他不想再惹争端,几秒中间已经拿定了主意,当下迅速但细心整理好阿瞬的被褥,长身而起,几步间身形就欺到了冰河面前。


 


“过分?过分的是你吧?我喜欢上了我的弟弟,这是我们兄弟间的事。你又凭什么站这里。你以前也是随时都会偷窥阿瞬吗?”


没想到对方如此坦率地承认,冰河觉得自己不知怎地心下一沉,胃似乎被一辉攥在手里反复蹂躏。饶是如此,他嘴上也狠狠地回击着:“我和阿瞬是出生入死的伙伴。他的事情我自然要管,有人要对他不利,我当然要保护他。”


“对他不利?”一辉突然玩味地笑了起来,脸上浮现出玩世不恭的表情,更是显得男性魅力十足。“我要怎么对他不利了?”


那当然是轻薄他,甚至要用强的!这些话语在冰河的脑海中回转,甚至让他差点冲口而出。但是冰河虽然身经百战,却毫无恋爱经验,此时只是涨红了脸,双手更是难以抑制地颤抖着指着一辉,他恨恨地语不成句:“你,你,。。。,你要对他。。。”半晌结巴后,冰河决转攻一处事实,“你要趁阿瞬没有办法抵抗的时候对他,对他。。。”


一辉看穿了站在自己面前得冰河的扭捏,完全放松了下来。他嘴边浮现出了更多的笑意:“要对他什么,对他不利么?”


冰河完全涨红了脸,也不知道是愤怒还是不好意思,只能僵在那里。



评论
热度 ( 10 )
  1. 初心不灭白鸟真凤 转载了此文字
  2. 瞬息萬變5709872339白鸟真凤 转载了此文字

© 瞬息萬變5709872339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