暮然回首 (1)

白鸟真凤:

写在前面的话:


本文是笔者重温黄金圣衣和黄金十二宫篇后的产物。尽量靠近原著人物性格,可也是难免occ的。请大家见谅。


如有眼熟,此文我曾经在贴吧发过,现在会稍微修改一下。另外,请不要疑惑,即使出现了冰瞬的经典情节,它还是一篇辉瞬文。笑


-------------分割线哦----------------


据说,当邪恶在这个世界上肆虐时,必然会出现女神的圣斗士。他们身披以一百零八星座命名的圣衣盔甲,为了地球上的爱与正义而战,誓死追随和保卫雅典娜。


 


        城户纱织,从圣域逃亡到日本的转生雅典娜,聚集了天马座星矢,仙女座瞬,白鸟座冰河以及天龙座紫龙,决意保护射手座黄金圣衣,对抗希腊圣域的教皇亚历士。为此,道古拉斯损失了位于东京的总部,古拉杜公馆。隐藏着黄金圣衣面具的杀生谷别墅也差点被烧为灰烬,但从火焰中重生的一辉及时打败了炎热圣斗士,于千钧一发之时挽救了危机。随着不死鸟的回归,基加斯阴谋的挫败,日以继夜战斗的青铜圣斗士们终于有了难得的和平。


 


        宁静,哪怕只有片刻也是可贵的。


 


       “干杯!为了庆祝一辉的复活!”星矢再次举杯,今天晚上他的兴致最高。之前作为暗黑圣斗士的一辉,是个非常可怕的敌人,而现在他却成为了一同战斗的伙伴。瞬的心结也总算是解开了,形势越来越乐观了。“瞬,实在太好了。”


       “哥哥,你终于回来了,就像做梦一样。”瞬还以为自从杀生谷生死一别之后,自己已经为哥哥流干了眼泪,但现在只要看着一辉哥哥的脸,泪水就不由得自己控制了。


        一辉揽过他的肩轻拍,“好了,好了,男子汉要流血不流泪!”


      “呀,一辉自己眼眶不是也红了吗?”紫龙打趣道。


      “哼,啰嗦。”一辉不去看微笑的众人,倒是很想帮弟弟擦去眼角的泪迹。咳了一声,“瞬,别哭了。”


       冰河发现自己不太适应这种温情的场面,低头抿了一口饮料。是龙舌兰和橙汁的味道,辰巳管家也太放松了吧,现在已经到喝酒庆祝的时候了吗?他放下杯子问紫龙:“紫龙,你回五老峰从童虎老师那问到了什么吗?”


       果然大家的注意力都集中起来,一起看向紫龙。后者点点头:“老师说,仿佛圣域的异变都是从亚历士教皇的继任开始的。”


       星矢在希腊修行,对圣域更为熟悉。他跷腿坐上沙发,回想道:“这个亚历士,是赐予我天马座圣衣的前教皇的弟弟,前教皇虽然也严厉,但是绝不会那么古怪邪恶。”


      “现任的亚历士教皇不但向抢夺黄金圣衣,更像要我们的命。”星矢跳起来,“不能坐以待毙,我们一口气杀到圣域去吧。”


      “对,总不能再这等他们再次来抢黄金圣衣的面具吧?”紫龙响应。


       纱织把紫色长发拨到肩后,开口说:“大家等等,我想先通过古拉杜财团的情报网搜集更多关于敌人的情报,再说,作为圣斗士不断战斗的你们,也应该稍微休息一下。”


      “我用不着,明天一早出发到希腊都没问题。”星矢不耐烦地摩拳擦掌。


     纱织的口气不容质疑:“这样太勉强了,你们起码要放一两天假吧?” 


     “我没意见。”一辉投赞成票。


      紫龙拽了拽星矢,“你不去找美穗就算了,总得让别人兄弟俩好好聚聚吧?”


      瞬看看一辉又看看星矢,最后略带腼腆地说:“我很明白星矢的心情,不过,还是让纱织小姐决定吧。”


     “全体放假两天,明天启程回日本,就这么定了。”沙织一锤定音。


“算了算了,我也正好回星之学院和小鬼头踢足球。”星矢认输,但这并不影响它的心情,“既然说要休息,那今天晚上大家就好好放松一下。来,再干杯!”


冰河也随众人举起了酒杯,但内心并不是真正习惯这种场合。是因为从小在冷清的西伯利亚长大的缘故吗?


 


然而,喝到第三杯鸡尾酒的时候,白鸟座战士就不再思考这个问题,而是开始纳闷别的:“一辉,你看上去一点事都没有嘛。”


 “哼,我统领着全体暗黑圣斗士,要是连酒都不会喝岂不是太逊了。”说着,一辉夺下了瞬的杯子,“瞬,你就别再喝了。”


“没关系没关系,今天大家开心,干脆不醉无归!”星矢的动作已经开始摇摇晃晃了,他转向瞬本来想说些什么,但突然瞪着对方绿色的额发愣住了:“瞬,仔细看你的头发颜色还真像萨娜呢。不过,你的脾气比哪个凶女人好多了,哈哈……”


   紫龙坚持只喝果汁,他闻言笑道:“你这家伙已经喝醉了吧。说起来有趣,撒娜也好,艾斯特也好,难缠的女圣斗士都让你碰上了。真不知道该说你幸运还是不走运呢?”


      瞬其实已经觉得自己酒精在自己身体里发烧发烫,开始头昏眼花,但是听到这里也忍不住发言:“也有,性格温柔的女圣斗士的……跟我,一起在仙女岛修行的珍妮脾气就好。再说……星矢的老师魔玲,对星矢也照顾……”


     “说性格温柔的话,最近小姐的性子也改了很多,跟小时候把我们当马骑的千金小姐比一样了呢!”


     “星矢!”不知道是不好意思还是别的,城户沙织红着脸,“六年前的我被爷爷宠着不懂事,这么久了你也要记仇吗?你也这么小气。”


       “是是,对不起对不起。”星矢摸摸后脑勺,把本来就不听话的头发弄得更乱,样子很傻。沙织自己先忍俊不止,和大家一起笑了起来。


 


       夜深时的月亮升到了中天,是难得的满月。各人都各自回房间休息,而一辉则担心喝醉了的瞬亲自送他回房间。当天就他们两个穿了圣衣,月光照在仙女座的星云锁链上闪闪发光。


      “哥哥,我很重吧。”瞬本来一只手被一辉架在肩膀上,本以为走路步子会稳一点。却还是磕磕绊绊,一辉只能把他整个抱起来,往楼上的房间送过去。


      “傻瓜,今天又不是没抬过你。”


      “哥哥……你是不是也觉得瞬很没用?”被一辉的话提醒,瞬想起了白天的情景。“如果你没有及时赶来的话……我可能已经被火焰烧死,而纱织小姐和黄金圣衣的头部也……” 


       “世界上的圣斗士总共有一百零八个,每个人都会因为圣衣的性能和个人的修炼,擅长于某个方面。”说话间到了三楼,这里只有瞬和一辉的临时房间,透过窗户能看到静谧的星空。“比如说瞬你的仙女座圣衣具有最强的防御功能——来,站好——我的凤凰圣衣能自我修复,浴火重生。”


         打开房门后一辉最先看到的是桌上的一付相框。不用说他也知道那里面是小时候自己抱着瞬的照片。他了然地笑笑,摘下瞬的头盔,拨开挡在那双翠绿色眼睛前的头发:“战斗的时候要扬长避短,要了解敌人更要了解自己。瞬,其实星云锁链的力量远不止于此,只是你的性格太不具攻击性,如果今天你没有犹豫去伤害敌人,在炎热圣斗士出手之前,你就已经打倒他了。”


        “哥哥……”瞬其实已经没能全部听清一辉的话,他想抓住什么让自己清醒一点,此刻自己握着一辉的手臂却感觉不真实,“不管怎么说,你不要再离开了……我们兄弟俩,不要再分开了……”


       虽说进门后两个人在床上并肩坐下,但现在瞬的重量全部往一辉身上倾斜。“喝醉了吗?”一辉宠溺地揉着瞬的头发,让他在自己膝盖上躺下。“两杯酒就能把你变成这样,你这家伙真是我的弟弟吗?”


     “我……也会变得强大起来……”眼睛勉强地睁开,瞬觉得自己被很熟悉的小宇宙温暖着,他看不清楚,却知道那是一辉朝自己微笑。哥哥的头发是墨蓝色的,短,硬,就像他手心里被磨炼过的掌纹。


      “瞬,我相信你。不过,现在你应该睡觉了。”一辉把瞬放下,发现他还穿着全套的盔甲,“能自己脱掉圣衣吗?”


       瞬闭眼点点头,但手臂已经无力地从床沿滑落。


 


       一辉认命地叹气,又不由自主地微笑。他想先帮弟弟卸掉垂下手臂上的护甲,但自己的第一个动作居然是先去亲吻他的额头。


     “唔……”眉间被什么柔软地碰过了,瞬觉得那让人很安心,很放松,并不想着去分辨那到底是什么。


       眼前的这张脸长得真像女孩子,不,这简直和爱斯美拉达的脸一模一样。长长的眼睫轻微地颤抖着,小巧的鼻子象希腊式雕像般有着漂亮的立体感。爱斯美拉达有着耀眼的金发,纤细的眉毛。瞬的眉眼则多了一份英气俊美,但此刻柔和的月光把他的头发洗涤成宁静的水蓝色,他看起来像一幅沉睡的画卷。


        “哥哥……”沉睡的画卷变成了动态,瞬迷糊中调整着姿势,最后他仰着头微皱着眉,发音不清地喊着一辉,形状美好的嘴唇微微地一张一合。这个样子,简直就像是在,是在——索吻。



评论
热度 ( 32 )
  1. 初心不灭白鸟真凤 转载了此文字
  2. 瞬息萬變5709872339白鸟真凤 转载了此文字

© 瞬息萬變5709872339 | Powered by LOFTER